锵锵枪 (转):

原金堂县国民党兵役科长的儿子死了,一堆壮丁的后代给王保长卢队长的儿子上香。



流沙河本来可能就是个小人物,写写诗,但因为写了个《草木篇》被老mao看到了,好几次点名,这下就出名了。他更出名的,是那些年在读者,意林之类读物里。到处呐喊他爹征兵讲良心,民国征兵好像比共和国征兵还火爆一样。还是美帝多良心,对四川人多好。是唯一从来没有对不起中国的国家云云。

高戈里先生正好说过流沙河的父亲:

“1945年,他回金堂来当了兵役科长后,害得多少人妻离子散,家破人亡。如1946年,上面分配金堂县壮丁三千名,他就私自多派两百名,每名卖三十石,共贪污六百石。1946到1947两年的壮丁安家费,全部被他们吞没了,反而还去敲诈壮丁家属。他搞了钱交不出壮丁时就到处乱拉,拉的金堂路断人稀,独子罗货娃也被拉去了,逼死了罗的父亲,气死了罗的母亲,罗本人也死在国民党部队,一家人都死完了。被余营成搞得这样凄惨的,金堂又何止一家!”

2019-11-24 09:32:11  0 回复

====