锵锵枪 wrote:
近视手术记录 因为戴眼镜真的很烦,又笨又重。对手术了解了很久,但是一直没有下定决心,心理总有点忐忑。 过年的时候恰好有同学在微信群说手术的事情,恰好眼镜也需要更换了(大学毕业刚上班的时候配的),同时社保卡余额也足了,于是挂了一个华西的号,拖延症患者终于算上船了。号需要提前一周挂,还是很容易,完全没必要找号贩子。 第二周到点去做了检查,前后差不多半小时,非常快。800度,没有散光,角膜比较厚,医生说飞秒、瓣飞秒激光都可以。然后约了手术时间。按医嘱,手术前一周内需要去复光,二次确认近视度数,术前三天需要自己在家点眼药。纠结了很多年的我 就这样赶鸭子上架的把近视手术约好了,当然躺手术台上之前都可以反悔。
南风新视界 (留言):
无意中到访。加油
南风新视界 2021-11-18 16:19  0 回复
锵锵枪 (转):
两个男人的故事 ![](https://wx4.sinaimg.cn/large/0089ZFLSgy1guqcfptbwtj60rs0i3mze02.jpg) 1929年,杨振宁7岁时随父亲来到清华园。当时杨家的邻居就是邓稼先一家,邓稼先的父亲邓以蛰也在清华大学任教。 1929年到1937年,从小学到高中,邓稼先和杨振宁、杨振平兄弟二人关系都很要好,两人中学都就读于崇德中学,经常一起打墙球,弹玻璃球,甚至还在一起比赛爬树。
锵锵枪 wrote:
为什么反中医? 神棍太多! ![](https://wx4.sinaimg.cn/large/005W80Qgly1gu84ln795pj60dw0a1gmb02.jpg) 首先看几个名词 中国古代医学
锵锵枪 wrote:
耳机 想买一个头套蓝牙耳机,主要是比较拽拽的样子。在白色和黑色中徘徊了很久,最后败于价格,选择了黑色,感觉还不错。 ![](https://wx4.sinaimg.cn/large/68327346ly1grbtad9uwsj21900u0x6q.jpg)
锵锵枪 wrote:
####你从什么时候发现中国移动越来越烂了? 曾经移动网络好、服务好,除了听移动拿来自吹,周围似乎再也没有人这么说过了。 很久前关注了四川移动的微博,久而久之发现,这个官博绝对是一个如果猪坚强一般的存在。除了内部账号的互相吹捧,剩下的互动居然全是用户的谩骂吐槽。
Anonymous (留言):
无意中到访,很是喜欢。加油!
锵锵枪 wrote:
太脑筋短路了 最近整理照片发现缺了2019年整年的。 找了好几次,终于回忆起来。去年20年4月换手机,备份了照片。11月又换了一次,看到了4月的备份,以为已经恢复过了,直接给咔嚓了。 可是最近要找一张照片,现在才想起来。好痛苦。
锵锵枪 wrote:
![有线投屏ipad](https://wx4.sinaimg.cn/large/006Uzdqqgy1gqkj3m3x6jj33401r0b29.jpg) 京东上买了个lighting转hdmi的适配器,即插即用,挺方便的,就是有点小贵。 以后出门可以不用带笔记本了,太沉了。ipad轻便太多,放ppt完美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