锵锵枪 (转):
小偷公司 ![](https://wx1.sinaimg.cn/large/bf71a469ly1gc9xkznguhj20hs0a83ze.jpg) 牛:我参加的那叫小偷公司 冯:小偷公司? 牛:全名是小偷金融股份有限公司。 冯:你们这公司有多少人呀? 牛:一百多人。 冯:一百多小偷? 牛:不全是小偷,真正坚持在前线工作的就我们两人儿。 冯:那其他人呢? 牛:都是领导干部, 冯:你们小偷公司还有领导干部? 牛:哎,你这话的:”火车跑得快,人凭车头带。干部带了头,小偷有劲头,小偷没领导,肯定偷不好,不是偷不了,就是跑不了。” 冯:那你们都有什么干部呀? 牛:那干部多了,一个总经理,四十八个副经理。 冯:四十八个人儿呀? 牛:各管一摊呀。 冯:都管什么呀? 牛:有管行政的,有管组织的,有管宣传的,有管后勤的,有管计划生育的…。。 冯:我这等等呀,你们小偷公司还计划生育呀? 牛:哎,你这话说的,全国一盘棋,我们小偷也不能例外呀。要不人家都计划生育,我们小偷随便生,大偷生小偷,小偷生幼偷,小偷越生越多,好人越来越少,我们偷谁去呀? 冯:你们这也是为了生态平衡。 牛:当然了,这都是上一级的具体到下一级的的科室呀,分工就更细了。 冯:都有什么科呀? 牛:你就拿这个保卫科来说吧--=- 冯;不,你等会儿,你们小偷公司要保卫科干嘛? 牛:太必要了,一百多小偷儿聚在一块儿,要没有个保卫科,那公司有点什么东西不转眼儿就没呀?俺们公司贼发,一九九零年一号文件明确指出:越是贼窝越要加强防盗工作! 冯:家贼难防呀 牛:当然了这都是常设机构,假设有个中心任务呢,还得增加很多临时机构。 冯:都有什么机构呀? 牛:那多了,你像你到是春节你得成立得春盗办吧 冯:什么?春盗办? 牛:春节期间突击盗窃办公室,简称春盗办 冯:那三八妇女节呢? 牛:成立女盗办。 冯:五四青年节? 牛:青盗办! 冯:六一儿童节? 牛:儿盗办! 冯:逢年过节都不耽误。 牛:你甭说逢年过节了,今天综艺大观我们就立个综盗办! 冯:哎,你别! 牛:我们主任亲临现场! 冯:你们主任是谁呀? 牛:千万别说,只告我一人儿,我们主任是=== 冯:谁? 牛: 侯玉婷! 冯:同志们,同志们,不要说着说着就吓倒了这个。 牛:不干之,这人浮于事,打头好几年都要精简,越精简人越多。没办法,都是拉着关系走后门来的。上级派来了。派来的还得当个干部。其实我们这是个业务性很强的单位。。它不是说是个人到我们这工作当干部。外行领导内行,下级没有一个不出事儿的,你说这人行吧,人家上头说不行:说这人儿不行吧,人家上头说行,你这气还生不来。我们那儿流传一幅对联,太说明问题了。 冯:什么对联? 牛:上联是,说你行,你就行,不行也行 冯:下联。 牛:说不行,就不行,行也不行。 冯:横批 牛:不服不行 冯:你还是一代有文化的小偷。 牛:最要命的是要成立一个班子,下达几千块钱的指标。 冯:那就偷去吧。 牛:谈何容易,你最近是不偷了 冯:那是。 牛:那就是说呀,人家偷大件我们人手少,偷小件不值大的。偷了存折不敢取。想偷又怕撞骗。总是累累巴巴。辛辛苦苦,一天偷不了几万块钱。 冯:不少了这个。 牛:不是,它是紧偷不够花呀 冯:至于吗? 牛:呀,我给你算算 冯:好,你给算算 牛:我们公司一百多小偷儿,吃喝拉撒睡行坐卧走,这得花钱吧? 冯:这得花钱 牛:没完没了地到旅游点上学习开会,这得花钱吧?这还不算,我们领导干部还要出国考察!你说你一个小偷公司你出国考察什么呀?说是学习外国先进的偷盗技术! 冯:这也是为了冲出亚洲,偷向世界吧。 牛:最不能让人容忍的是什么呀?就是看见其他公司在电视上做广告,我们公司也要做广告! 冯:你们小偷公司也要作广告? 牛:广告词儿都写好了。 冯:什么词儿呀? 牛:”朋友,你想迅速发财致富吗?请参加小偷公司,它可以使您一夜之间腰缠万贯。本公司的联系人… 冯:谁呀? 牛:不宜外传。 冯:电话号码? 牛:暂时保密。 冯:电报挂号? 牛:无可奉告。 冯:单位地址? 牛:打一枪换一个地方。 冯:谁找得着呀? 牛:为此警察堵了我们好几回。我一看这架式,赶紧写一报告:鉴于风声太紧,建议公司全体人员立即转移!大狗,请批示! 冯:递上去了吗? 牛:交给副组长了。副组长拿过来一看,先画了个圆圈儿。 冯:画圈儿? 牛:这叫圈阅儿。意思是基本同意。请组长酌定。 冯:这还是组长管的事儿 牛:组长拿过来一看,又画了个圈儿,请副科长酌定!画了个圈儿请科长酌定。科长先画了个圈儿,请副经理酌定,又画了个圈儿。 冯:画了五个圈儿这个 牛:请总经理酌定。 要说办事效率说我们总经理。拿过来这么一看,五个圈儿,明白了。提起笔来,唰唰地批了几个字。 冯:怎么批的? 牛:,同意!到奥运会去偷!报告还没写完,警察呼啦就把我们堵在屋里头。当我戴是冰凉的手套,我想完了,全完了。我是越是绝望越悔恨,越悔恨越恼火。我是怒从心头起,恶向胆边生。我的东西我的报告,你,民警同志 冯:嗯? 牛:官僚主义害死人的!
锵锵枪 2020-02-28 05:58  0 回复